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美元指数为什么大跌)

文|《财经》记者唐郡编辑|袁满9月以来,美联储持续释放偏鹰信号,美货币政策转向预期令美元震荡上行。28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持续释放偏鹰信号,市场对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Ta

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美元指数为什么大跌)

文 | 《财经》记者 唐郡

编辑 | 袁满

9月以来,美联储持续释放偏鹰信号,美货币政策转向预期令美元震荡上行。28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持续释放偏鹰信号,市场对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Taper)的预期愈发强烈。受此影响,美元指数大幅拉升,于9月29日突破94大关,录得近一年最高点位。

与此同时,美债收益率站上近三个月高位,美股、白银、黄金大跌。“近期美国市场股、债、商等同步回落,这是比较明显金融环境收紧下市场特征。”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财经》记者表示。

美元一枝独秀,非美货币则全线下跌,波动幅度都在0.4%以上。不过,尽管同样相对美元略有贬值,但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幅比六大非美货币都小。汇丰环球研究高级外汇策略师王菊对《财经》记者表示:“人民币在全球通胀担忧中将继续走强。”

美元指数创近一年新高

当地时间9月29日上午8点40分左右,美元指数升破94大关,随后一路攀升,报收94.3703,创下近一年以来新高。

与此同时,非美货币全线下跌,欧元兑美元跌0.74%,英镑兑美元跌0.87%,澳元兑美元跌0.86%,美元兑日元涨0.42%,美元兑加元涨0.54%,美元兑瑞郎涨0.56%,而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108个基点报6.4772。

9月以来,美元指数一改颓势,震荡走高,接连突破93、94关口。同时,美债收益率强劲反弹。9月28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突破1.5%关口,站上近三个月高位。受美债收益率拉升影响,28日美股全面下跌,其中,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单日下跌超2.8%,而道指标普500分别下跌1.63%和 2.04%。此外,白银和黄金价格亦持续下挫。

“这主要是受美联储政策与美国政府债务上限谈判僵局影响”,周茂华告诉《财经》记者,“本月美国公布数据好坏参半,但美国就业和通胀数据仍支持美联储年内削减购债,美联储政策会议明确释放年内启动削减购债,进一步强化市场对美国金融收紧担忧,利好美元,对美国股市、债市及商品市场均构成不同程度压力。”

9月以来,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Taper)的信号渐趋强烈。

9月FOMC议息会议声明显示,“如果进展大致如预期,则资产购买的步伐将很快放缓。”此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讲话更是直接释放偏鹰信号,称预计将于明年年中完成Taper。9月28日的欧央行线上论坛活动上,鲍威尔继续释放鹰派信号,称高通胀可能持续到明年,并表示若通胀持续保持高位太久,美联储将作出反应。9月29日,向来被认为偏鸽派的美国费城联储主席哈克(Patrick Harker)在线上活动发表讲话时称,美联储很快就会开始缓慢而有条理地减少资产购买,并表示支持美联储最早在11月开始Taper,并在明年年中结束。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债务预计将于10月中旬触及28.4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届时若无法提高或取消债务上限,美国政府将面临无钱可用的窘境,但提高债务上限的议案目前仍未获国会通过。美国财长耶伦日前警告,若不尽快解决债务上限问题,美国将历史上首次违约,美国的信心和信用将受到损害,国家可能面临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

“美国政府债务上限谈判陷入僵局,一定程度引发市场对美债抛售,推动部分资金流入美元避险,9月以来恐慌指数中枢明显抬升。”周茂华表示。

对人民币影响有限

美元指数走高、美债收益率上行对中国影响几何?

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9月30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4854,调贬192个基点,本周累计调贬255个基点,9月累计调贬175个基点。前一交易日中间价报6.4662,在岸人民币16:30收盘价报6.4680,23:30夜盘收报6.4715。

“尽管全球存在能源短缺和供应链担忧,但人民币继续保持良好的交易态势。”王菊亦对《财经》记者表示。

在她看来,人民币汇率未受美元过大扰动,反映了以下三点:一是市场预期部分盈余货币会以升值来对抗通胀。举例来说,2008年二季度和2011年上半年,在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达到当前高水平时,人民币是升值的全球货币之一(与新加坡元、台币一起);二是中国的资金跨境流动仍然有利。尽管中国方面收紧了监管和信贷,经常账户仍然保持可观的盈余,资本账户仍然保持净流入;三是中国在岸市场寄希望于政策宽松。最近,沪港通和深港通的“北向”和“南向”资金都重回净流入。中国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都很稳健,这给中国应对全球通胀挑战提供了政策空间。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最新一期《金融研究》上刊文直言:“中国的经济潜在增速仍有望维持在5%-6%的区间,有条件实施正常货币政策,收益率曲线也可保持正常的、向上倾斜的形态。中国将尽可能地延长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时间,目前不需要实施资产购买操作。”

平安证券此前撰文指出,美元的变动决定了人民币汇率的方向,但人民币汇率的变动幅度还主要取决于本国经济的基本面和货币政策取向。从基本面来看,中国经济虽有下行压力,但当前经济下行主要来自内需疲弱,出口贸易部门仍较有韧性。贸易顺差规模不断攀升,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撑。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美元指数上升,市场对于美债收益率走高的担忧显然更为强烈。多位市场人士对外提示美债利率上行风险。

周茂华表示,目前对部分新兴经济体要保持一定警惕,主要是少数新兴经济体疫情失控、经济衰退、失业率上升,国际收支失衡,加之资产估值偏高,在外围金融环境收紧的情况下,可能出现缩减恐慌。

同时,周茂华亦强调,本轮美联储缩减购债对新兴经济体影响有限。一是历史不会简单重演。2013年的美联储造成的缩减恐慌后,新兴经济体加强的防范措施,尤其是在心理上有所准备,新兴经济体的外汇储备整体明显增厚。二是本轮美联储政策正常化节奏较为缓慢。主要是美国仍深陷疫情影响,美元资产普遍处于历史高位,目前剧烈加息周期仍有较长一段时间。三是本轮欧美资产的估值本身普遍偏高,市场对美元资产的信心不足,尤其美国债务风险上升情况下,即便美联储启动加息,也很难再现以往资本大举回流。

“从长期趋势看,新兴经济体发展潜力为全球资本提供广阔舞台。”周茂华表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优竹教育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zhujiaoyu.com/article/408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