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鸠到窗外有什么预兆(读了孤单的斑鸠你明白了什么道理)

文学报·此刻夜读睡前夜读,一篇美文,带你进入阅读的记忆世界。咕咕——舅!咕咕——舅!当一只斑鸠落在窗台,它的叫声,明朗而激越,清冽而有穿透性。时间与时间的延续中,突

文学报 · 此刻夜读

睡前夜读,一篇美文,带你进入阅读的记忆世界。

斑鸠到窗外有什么预兆(读了孤单的斑鸠你明白了什么道理)

斑鸠到窗外有什么预兆(读了孤单的斑鸠你明白了什么道理)

咕咕——舅!咕咕——舅!当一只斑鸠落在窗台,它的叫声,明朗而激越,清冽而有穿透性。时间与时间的延续中,突然来访的斑鸠,多多少少有些奇妙的意味了。对于一个作家而言,这代表着什么?又会引起怎样的思绪连绵呢?

斑 鸠 来 访

文/李青松

刊于2021年6月17日《文学报》

咕咕——舅!咕咕——舅!

叫声是从外面传来的。我抬头一看,一只斑鸠落到了窗台上。窗外,阳光灿烂,暖意融融。我的心中一阵惊喜。那是一只如鸽子一般大的灰褐色斑鸠——目光炯炯,双爪坚实,羽翼闪亮。它的颈项异常灵动,隐约环绕着一圈暗红色的珍珠,惹眼醒目,颇有贵妇人的气质。

斑鸠到窗外有什么预兆(读了孤单的斑鸠你明白了什么道理)

咕咕——舅!咕咕——舅!

我百思不得其解。一层二层的窗台就不用说了,它没有落到三四五六七八九层,也没有落到十一层十二层十三层,为什么偏偏落到十层1025室——我的窗台呢?1987年8月,我大学毕业来这座院落里工作至今,这是斑鸠首次光顾我办公室的窗台。时间与时间的延续中,有欢喜,有苦恼,有困惑,有伤感,有遗憾。或许,空间有了年轮的积累,空间里的时间就能创造出传奇。在这座院落里聚气巢云的雪松树下,我曾发现过一只黄鼬戏弄刺猬,也遇到过惶恐的野兔奔走如飞。至于喜鹊嘛,几乎天天能见到,它们或者在草坪上跳跃,或者在悬铃木上吵个不停。喳喳喳!喳喳喳!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此时此刻,居然出现了斑鸠,并且是出现在十层楼上我办公室的窗台,这多多少少有些奇妙的意味了。在生态学上,斑鸠代表着什么?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咕咕——舅!咕咕——舅!

斑鸠,俗名鹁鸪。它走路的姿态特别夸张,头是一点一点的,就像朴实厚道的农人耕作时点种。也许,脑袋跟身子比起来,似乎太轻了,要靠一点一点的幽默动作,来增加头部的重量,否则就会失衡呢。在空中,斑鸠的样子并不高雅,很难凭借气流轻松地滑翔,而是靠自己不停地用力拍打翅膀制造气流,才能飞翔。给人感觉,斑鸠拍打翅膀,不是为了飞翔,而是为了感受飞翔。

斑鸠到窗外有什么预兆(读了孤单的斑鸠你明白了什么道理)

斑鸠的巢略显粗鄙凌乱,也不怎么符合逻辑。有的架在高树枝头,有的筑在灌木丛中,有的造在铁塔顶尖,有的搭建在悬崖峭壁上。巢呈碟状,用一些枯枝和芒草随意组合而成,巢底铺的是稀稀拉拉的树叶和羽毛。通常,一只斑鸠只产两枚蛋。白白的,一头大一头小,如同温润的玉,充盈着某种神秘的气息。

某年,我于南方某山区出差时,在高处无意间发现一只孵化期的斑鸠,紧紧抱着腹下巢里的蛋,任凭风吹雨淋。那天,风忒大,雨亦生猛,大树就像浮在海浪上飘摆。蛋在巢里滚来滚去,多次险些滚落到地上。风雨中,一只灰色的影子冲回来,“哗”地展开羽翼将蛋死死护住。野性的豆粒大的雨点齐唰唰砸下来,如同万箭穿背。如此孤单,如此无助,然而,斑鸠毫不畏惧。生命的繁衍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啊!——那一刻的情景深深感动了我。我眼里湿湿的,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据说,斑鸠有预知天气的本领。它的叫声,明朗而激越,具有清冽的穿透性。民间有“单声叫雨,双声叫晴”之说。

咕咕——舅!咕咕——舅!——这是单声呢?还是双声呢?我一直没有搞明白。

斑鸠到窗外有什么预兆(读了孤单的斑鸠你明白了什么道理)

北京和平里东街十八号——国家林草局主楼。这座格调很难归类的建筑总共十三层,有四百多个可以落脚的窗台,它完全可以落到别人的窗台,可它却没有做出另外的选择。它是信任我吗?知道我不会伤害它,不会惊扰它吗?我后悔事先没有在窗台上丢些米粒招待它。每一种动物在生态系统中都有独特的价值,不可或缺。有的给植物授粉,有的传播种子,有的控制另一种动物的数量。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只斑鸠的巢在哪里?它来到窗前有什么事情?是歇歇脚?是寻觅食物?是看看我的工作状态?还是传递什么消息?

我拿起手机,快速拍下若干张照片。心,怦怦跳着。惟恐它误解了我的举动。

咕咕——舅!咕咕——舅!

它,心事重重,来来回回地走动。反反复复。它还不断地翘着尾巴向四处张望。咕咕——舅!咕咕——舅!它足足停留了五六分钟,然后,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就飞走了。

无痕无影无声。

斑鸠到窗外有什么预兆(读了孤单的斑鸠你明白了什么道理)

我忽然想到了人生。其实,人生就是一个过程。人,活着就是一个一个日子的累积,以及一个一个欲望的叠加。日子从不倒置,欲望总是升腾。现代生活,是否值得以牺牲自然为代价?——从斑鸠那复杂的眼神里,我隐约感悟到了,只有它和我才知晓的某种东西,那是一种新的东西。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我终将离开这个办公室,离开这座大楼,离开这个熟悉的院落。岁月的尘埃会覆盖一切,记忆中的影像也不例外。尘埃下的昨天,以及昨天之前的一些事情注定会被忘掉,甚至,连办公室门号也会被渐渐遗忘。但无论怎样,可以肯定的是,落在窗台上的那只斑鸠复杂的眼神,我会永远记得。清晰如初。

斑鸠,斑鸠,还会光顾我的窗台吗?

于我而言,斑鸠的来访无疑是一个重大历史事件了。所有的遇见都有存念的意义吗?——未必吧。然而,所有的舍弃却是为美好事物的来临腾出空间。人,应该所求有度,有些时候,舍弃比拥有还要重要。干净,简单,抑或是一种至高的境界吧。

斑鸠到窗外有什么预兆(读了孤单的斑鸠你明白了什么道理)

瞥之案头的台历:2021年5月20日。这一天并非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呀。然而,它又怎能不是特别的日子呢?

我怅然若失。窗台上,空空荡荡。

新媒体编辑:何晶

配图:摄图网、pixabay,封面图为孙其峰作品

2021·文学报40周年·订阅有礼

订阅2021年全年报纸,截图发公号后台,随机赠送40周年文创一份。

每天准时与我们遇见的小提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优竹教育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zhujiaoyu.com/article/407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