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中关村学区房不为人知的故事)

据凤凰网财经报道,近期海淀学区房出现跳涨,2020年初,中关村二小片区单价为11万-12万元/平米,60平两居室总价在700万左右。现在,同一户型房源成交价攀升至14万元/平方米,总价8

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中关村学区房不为人知的故事)

据凤凰网财经报道,近期海淀学区房出现跳涨,2020年初,中关村二小片区单价为11万-12万元/平米,60平两居室总价在700万左右。现在,同一户型房源成交价攀升至14万元/平方米,总价840万元,平均涨幅约20%。我们这里不聊财经,而来聊一下中关村二小学区房科源社区的故事。

资料来源:小牛新区

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中关村学区房不为人知的故事)

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中关村学区房不为人知的故事)

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半,中关村二小门口挤满了接孩子的家长。

很多人其实就住在学校旁边的科苑小区,走路只要几分钟。但是在他们回到学区之前,他们必须把他们的孩子送到一个或多个补习班。

“北京教育看海淀,海淀教育看黄庄.”这已经成为许多母亲的信条。

在西城区2020年公布的“731新政”中,西城学区房由单校变为多校抄写员。大量焦虑恐慌的家长涌入海淀“自救”。

踩踏事件和2019年海淀多校文士后转买西城的海淀妈妈一模一样。

在过去的半年里,虽然很多人因为长期租用公寓的雷电风暴而无家可归,但科苑社区的房价每套上涨了约一百万。

中产阶级父母疯狂的教育军备竞赛只是为了给他们的孩子在接受高等教育的路上多一张船票。

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中关村学区房不为人知的故事)

科苑社区

六十五年前,钱学森历尽艰辛,冲破美国的重重障碍,终于踏上了一艘返回祖国的邮船。

回国后,成为科苑小区的第一个居民。

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中关村学区房不为人知的故事)

钱学森的家人在返航的邮船上

新中国成立之初,一切都是一片废墟。梁思成提出在黄寺新建中科院旧址。在梁先生的心目中,只有最重要的建筑才能建在中轴线上。

后来因为成本和时间的不足,采用了朱克真的方案,建在清华北大旁边。当时的中关村还是一片野草丛生,一片狼籍的混沌坟。

老人们说中关村是太监下葬的地方,以前叫中关村。当时有一个信封被误印成中关村。为了避免浪费,中关村的名字伴随着无数的字母流传开来。

随着中国科学院的成立,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学者聚集在这里,建造了一批住宅建筑,以解决住房问题。科苑小区13、14、15号楼条件最好,是专门的专家楼,称为“专门楼”。

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中关村学区房不为人知的故事)

今天的中关村13号综合楼

当时,专署大楼内的居民有:钱学森、钱三强、何、郭永怀、童地洲、贝、罗昌培、杨承宗、吕叔湘、戴芳珍、赵九章.

很多名字可能是现在的住户和特殊建筑里的年轻人不知道的。大多是新中国两弹一星院士,各学科创始人,很多终身成就奖都是以他们命名的。

六七十年后,父母迫不及待地搬来这里,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考上这些人打下基础的重点大学。

都是——个国家的重量级人物。

当时特殊建筑的居住条件远远超过了一个时代的北京市民。

很多人周末都会有钢琴声。孩子们早上可以喝热牛奶。浴室有白色瓷砖的浴缸。

在特殊的建筑里,没有“钱夫人”或“郭太太”的名字。每个人都与先生相称.在人民大会堂,发给钱三强的搭档何院士的请柬上写着“何先生”。

北京市政府专门批准成立中关村茶叶部,专营西式糕点。为了保证口味的正宗,厨师是从天津奇士林请来的。当年素材紧缺,甚至有些黄油都要盖几章,在这里特别愿意剪素材。当时和老莫、新桥大酒店一样有名。

在各方的努力下,中关村改造了宝富寺小学,现在是中关村的一、二、三小学。让科学家教小学生的传统也是那时候开始的。

这些好处看似丰厚,但与中国人放弃的东西相比,真的不值一提。

汪德昭在巴黎的客厅足够大,可以举办音乐会和花园,散发着玫瑰的芳香;张文宇和王承书有两辆私家车,因为急于返回不如卖掉它们

杨承宗放弃了年薪55万法郎的法国聘书,告别了博士生导师居里夫妇。离开时,居里夫妇给了他一把实验室的钥匙,说:“你永远是实验室的人。欢迎您随时回来。”回国后,杨承宗卖掉手表和相机补贴家用。

惠泽在打仗

争年代,就成为了清华大学的女状元。负笈欧洲期间,清华校友钱三强写了一封后来看可以说改变了中国物理史的求婚信:

“我将等你一起回国。”

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中关村学区房不为人知的故事)

求学时的何泽慧与老师居里夫人

在康奈尔大学任教的郭永怀收到师兄钱学森的邀请信后,毅然烧掉自己的一切笔记和论文资料,携妻子李佩、女儿郭芹回到祖国。

回国后,因为保密原因,郭芹也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每天在干什么,直到中国的原子弹实验成功后,看到开心喝酒的父亲,她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1968年,郭永怀在西北的导弹实验中有重要发现,连夜赶回北京。飞机于机场降落时失事,周总理深夜闻讯,当即泪洒。

处理现场时,人们发现郭永怀和警卫员被烧为焦炭的身体紧紧抱在一起,艰难分开之后,发现夹在两人胸口中间的是保留下来的实验资料。

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中关村学区房不为人知的故事)

郭永怀、李佩和女儿郭芹

·

相对父辈们的闪亮,特楼科学家的子女们鲜有人注意。因为那十年的运动,很多科学家的子女学历上还是初中文化。虽然改革开放后奋起直追,个别人在科学领域也有所成就,但仍难以与父辈比肩。

有人曾问李佩,女儿郭芹后来在美国做什么。李佩说:“她一个初中生,在美国能做什么。”

钱学森之子钱永刚参加了部队,恢复高考那年,考入大学的他年近三十。

当38岁的钱永刚公派自费到加州理工学习时,他看到图书馆门前的石碑刻着:“成立于1966年。”那一年,他18岁。

钱永刚后来回忆道:“当时我想,如果爸爸不回国,我可能18岁就进入这里了。早20年入学,我会不会比现在优秀一点呢?”

“我从未对父母说起过自己那一闪而过的感慨,因为我知道,爸爸妈妈对于回国的决定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后悔。”

从小在特楼长大的汪德昭之子汪延,儿时的目标是致仕。结果被互联网“撞了一下腰”,加入了四通利方,后来出任新浪网总裁。

与此同时,从山村两次复读考到北大的俞敏洪离开学校创办了新东方,在中关村二小找了个教室给第一批学生上课;小镇做题状元刘强东从人大毕业后,抱着一万二的积蓄租了个柜台卖光碟。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流传过一句话:“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一个清华教授的收入还没有校门口卖茶叶蛋的多。

时代变了。

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中关村学区房不为人知的故事)

今天的中关村13号特楼

中科院也建起了新的高档住宅,想让老院士们搬出已成“大杂院”的特楼,却引起很多人“不满”。屠善澄说:“好不容易可以做学问了,谁愿意耽误时间搬家装修啊。”当时特楼里还流传一句话,叫做“乔迁之忧”。

1994年冬,杨承宗的孩子回国探亲,发现楼里的暖气不热。却见杨承宗掀起穿在外面的大棉袄,指着腰间的宽布带说:“这是我的发明,可以保持身体暖和。”这一年,杨承宗已83岁。

后来特楼里走的走,搬的搬,何泽慧和李佩还住在这里。

何泽慧的屋子里,始终保持着钱三强在世时的样子,直至离世。温总理去探视何泽慧先生时,91岁的她仍在工作。

李佩退休时高兴地说,这下坐公交可以免票了,可她仍然给博士生继续上课,直到八十多岁,并与李政道教授帮助了众多学生出国深造。一斤多黄金打造的“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她轻描淡写地捐给了中科大。

李佩晚年创办了中关村大讲堂,资中筠、厉以宁等诸多大家都欣然应邀,且不取费用。

在何泽慧和李佩的呼吁奔走下,历尽风霜的中关村特楼被保留下来,位列北京市第一批历史建筑名单。

中关村二小学区房(中关村学区房不为人知的故事)

今天的科源社区,聚居着附近的打工人员和陪读的家长们。走廊里昏暗的灯光照射着满是油污的墙壁和地上的污水,如果向这里的住户请教,是否知道某位曾住在这里的院士,他们会拿奇怪的眼光看着你,说,这里没有这个人。

但这无妨人们对各大机构的辅导班名师如数家珍。

如今的特楼,环境比小区里的其它楼相对仍好一些。花千八百万买了几十平学区房的家长,总要把环境收拾一下。在了解特楼的故事后,再看这里就读的小学生,会有一种感觉:“圣人故里,文曲高照。”

如今人们不再满足于当年中关村的时势造英雄,而是想把时势稳定下来,将成功复制到自己的儿女上,甚至“武装到牙齿”。

或许多少年之后,特楼的故事也会变得渐渐不为人知。学区房战场又经几易,入场券依然寸土寸金。无数名利浮沉,多少高榜谁中。

但那棵钱学森在窗前手植之树,仍安安静静根植在北京城这片温润的土壤之中,悄悄裹着那些赤子之心。

作者:鼓楼吴彦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优竹教育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zhujiaoyu.com/article/317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