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袋材料(新版限塑令执行中的环保袋乱象)

无纺布袋也是塑料制品导读:自去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肆虐,由于对口罩和医用防护服的大量需求,无纺布的消费大幅增加。2018年,中国无纺布产量达到393.9万吨,超过全

环保袋材料(新版限塑令执行中的环保袋乱象)

无纺布袋也是塑料制品

导读:

自去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肆虐,由于对口罩和医用防护服的大量需求,无纺布的消费大幅增加。2018年,中国无纺布产量达到393.9万吨,超过全球总产量的35%,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无纺布生产国。根据新的塑料限令,尚超禁止销售普通塑料袋,代之以价格更高的无纺布袋、纸袋和其他“环保袋”。但据消费者调查,超过半数的公众并不清楚这些在市场上推广的“绿袋”的真实成分,也不清楚含有塑料成分的“绿袋”可能对环境造成更大的危害。本文将提出公众无法了解“绿袋”产品的真实物质成分所带来的问题,从而使国家推行的“塑料禁令令”、“塑料减量令”等减少塑料污染的相关环保行动能够落到实处,取得显著成效,而不是被尚超等一些动机不纯的企业误导,将“限塑令”说成是“卖塑料”。

目前,随着新版《塑料禁止令》的推广,很多超市不再销售原来价格相对较低(0.1-0.5元/件)的普通塑料袋(聚乙烯塑料袋),而是以“响应国家限塑令”的名义销售无纺布袋(1.5-2.0元/件)。一时间,无纺布袋、纸袋等“可重复使用购物袋”成为市场新宠,需求剧增。在传统塑料袋厂商面临困境的同时,之前并不乐观的“环保袋”厂商迎来了意想不到的春天。无纺布“环保袋”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的心。网上有人称这些“环保包”易分解、无毒、无刺激、可回收、无污染,是“新一代环保材料”、“保护地球生态的环保产品”,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真相:无纺布袋也是塑料制品,不是你所想的“环保袋”

无纺布,标准名称是无纺布。中国国家标准GB/T 5709——1997 《纺织品 非织造布 术语》将非织造布定义为:“通过摩擦、拥抱或粘合或这些方法的组合制成的定向或随机排列的纤维、片材、网或棉絮,不包括纸、机织物、针织物、簇绒织物和湿毡。使用的纤维可以是天然纤维或化学纤维;它可以是短纤维、细丝或当场形成的纤维。”

“无纺布袋”因其名称“布”以及外观和手感像布,常被大众误认为“布”。但是,其实无纺布袋只是一种塑料制品。像其他塑料家庭成员一样,无纺布袋是由石油、天然气或煤炭等不可再生的化石原料制成的。

从成分上来说,塑料袋和无纺布袋都不环保:目前生产无纺布所用的三大塑料纤维是聚丙烯(占总量的63%)、聚酯(占总量的23%)、粘胶纤维(占总量的8%);普通塑料袋的原料是聚乙烯。聚丙烯和聚乙烯属于同一种塑料,50年都不能降解。聚丙烯暴露在高温下会释放有害物质。而且大部分聚丙烯无纺布袋的重量和体积都是普通塑料袋的十倍以上,有的无纺布袋还加了纽扣、亮片等小配件,印在表面。这些配件给无纺布袋的回收再制造增加了更高的成本,印刷原料在回收过程中也会带来更多的环境污染。所以无纺布袋实际上比普通塑料袋环保的程度要低,普通塑料袋可以回收利用,容易压碎回收。

可以看出,市场上绝大多数(89.5%)的无纺布袋都是难降解的塑料制品。塑料制品虽然可以回收,但是用过的无纺布袋已经被污染了,不能直接回收。有专家表示,无纺布袋不仅会被降解,还会对曾经大量使用的石油、煤炭等不可再生资源造成巨大消耗。无纺布袋可以理解为

震惊:在制造环节,“环保袋”比普通塑料袋能耗更高

有研究表明,一个普通塑料袋在生产过程中消耗的资源和对环境的危害远远小于纸袋和无纺布袋。

在无纺布袋的制造中,原材料的开采和加工也会消耗大量不可再生的化石能源,并可能造成废物排放污染。众所周知,世界上每年有近7000万桶石油用于制造聚酯,生产聚酯所需的能量远远大于生产塑料所需的能量。

目前,一些商家,尤其是超市和连锁快餐企业,不宜大量使用纸袋。纸袋装载量低,防潮性差,使用寿命短。——一般是一次性的。如果要回收,一定要注意防水。前几年,美国SETAC用LCA对聚乙烯塑料袋和未漂白牛皮纸袋进行对比,得出相同容量下,纸袋能耗比塑料袋高1/3左右,从环境污染来说,造纸行业作为重污染行业,排放的污染物远远超过塑料回收行业。虽然纸袋在自然环境中可以降解,但造纸造成的能源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远比塑料制造造成的严重。

根据英国环境署的一项研究,每个普通塑料袋(聚乙烯塑料袋)的碳消耗量略低于2千克。要达到同样的水平,每个无纺布袋需要重复使用11次,每个纸袋需要重复使用131次,才能使碳排放达到普通塑料袋的碳消耗水平。无纺布袋或纸袋等我们所谓的“环保袋”可以重复使用多少次?

无论什么样的“绿包”,几乎没有人能善加利用。这些“绿袋”和普通塑料袋一样,会被淹,有的甚至不用就被丢弃。它们的使用频率如此之低,以至于无法弥补制造过程中消耗的资源。所以就这些购物袋的单次使用而言,普通塑料袋的能耗是相对的

于无纺布袋及纸袋等所谓的“环保袋”更低。

众所周知,实施“限塑令”的初衷是为了减少白色污染,减少碳排放,保护环境,而限塑禁塑后,市场上这些大肆流行的“环保袋”能真正的起到了环保减排的作用吗?

纵观流行大众的环保主义中,类似“环保袋”不环保的现象比比皆是。

警示:可降解塑料袋市场爆发,也混入了“伪降解”

禁塑浪潮迭起,可降解塑料袋也抓住时机来分环保这杯“羹”,新入局者正在大量涌入。天眼查数据显示,国内目前经营范围含“生物降解、光降解、化学降解、可降解”,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可降解相关企业近8400家。其中,2020年新增可降解相关企业近2300家,较去年同比增长38%。

在可降解塑料市场供求关系严重失衡的背景下,由于宏观片面看好可降解塑料的环保性,且各地区缺乏统一的生产监管标准和产品质量标准,市场内涌现出一批质量参差不齐的“可降解”塑料产品,打着“可降解”旗号的擦边球产品大量混入了市场,这些“伪降解”塑料实际上是“传统塑料材料+各种添加剂”合成,最终实际降解率低,并不满足可降解产品的降解需求和生化标准。

而对于满足可降解产品需求和生化标准的可降解塑料袋,在此之前业内不少专家也曾表示,目前没有一款可降解塑料袋可以在任何环境下无条件降解。可降解塑料袋也不是真正的环保,它并不能在自然界中直接降解消失,可降解塑料袋的降解是需要一定的工业条件的,然而目前我国对于可降解塑料相关的管理体系、回收体系、处理体系并不完善,一旦大量使用这些塑料袋,就将摧毁目前的普通塑料再生利用体系,形成更大的塑料污染灾难。某些企业为了其“环保光环”带来的利益只管生产和销售,可是谁又真正关注可降解塑料的后续回收处置的问题呢?

怪像:“无纺布袋”价格高涨,新一轮“限塑令”之下的变相牟利已经拉开序幕

就在如此爆发的市场下,无纺布袋这类“环保袋”也以其自身的“环保优势”猛然涨价,根据商场某店主表示,原来的一个普通的塑料袋大概只需要0.3元,但售卖的可降解购物袋一个能达到0.9-1.3元的高价,是普通塑料袋价格的“3-4倍”多;而现在许多商超抛弃了普通塑料袋和可降解塑料袋,大力推销的无纺布袋售价在1.5元以上,是原来的普通塑料袋售价的“5倍”多。商超借此轮东风将可牟取更高的强制售卖无纺布袋的利润,率先用高价格的门槛让消费者被动履行环保,此举根本没有解决“限塑令”的环保目标,是典型的欺骗政府和民众的行为。

当初国家推行“限塑令”,是希望通过购物袋的有偿使用来治疗人们对这些白色污染的依赖,最终通过“限塑”来实现“减塑”的目标。而实际上看来,今天的所谓“限塑”执行起来只是收费,让消费者自己买单,商家则名正言顺地把购物袋当成一种商品,把出售购物袋当成商机来挣钱。这种变公益为牟利,把负担转嫁给消费者的“限塑”已经变味了,有违“限塑令”的初衷。长此以往,不但购物袋的使用控制不住,还会无端增加消费者的负担,侵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这场“环保袋热潮”本是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白色污染”危机,但执行起来似乎反而帮了倒忙,演变成为一场偏离宗旨的商家借机牟利的狂欢派对。

塑料袋设计的初衷是为了拯救地球并不是一句假话。无论从生产使用过程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对资源的消耗还是实用性与便利性,塑料袋确实是不错的选择。不可否认,塑料袋如今确实已经成为一个形势严峻的环境问题。塑料的发明者并没有考虑到不易分解这一特性会在人类大量使用塑料袋后给环境带来如此巨大的压力,甚至无法继续降解的微塑料还给动物和人类的健康带来了未知的威胁,而这些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塑料袋发明者的儿子在接受采访时说,塑料袋发明时就希望人们可以反复使用,然而几乎没人做到这一点。是人类自己对一次性塑料袋的滥用与处理回收体系的不完善造成了白色污染等问题,却将塑料视为环境保护的大敌。

其实,不管是使用环保袋还是塑料袋,我们最重要的是要有环保意识,保护环境,做到不乱扔垃圾,在日常生活中懂得节约。

最后,希望我国逐步建立一项长效的监管机制。一是,通过社会宣传提高全民意识,让百姓真正认识到白色污染的危害;二是,要加强涉塑的制造企业、使用企业的自律意识,不能因利益驱使而危害社会;三是各级政府部门要正确认识塑料的利弊,制订科学合理的禁塑减塑法令法规,并细化执行条例,严惩假借“限塑令”变相牟取利益的不良商家。总之,要想使“限塑令”落到实处,走得通、走得好、走得远,就需要政府科学规划,各部门联动执法,涉塑企业共同自律,全民积极参与,只有“多管齐下”,我国在禁塑减塑、控制白色污染方面才能取得理想的效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优竹教育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zhujiaoyu.com/article/3165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