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有多少钱(徐小平没有对外露面过)

真格基金深圳办事处开业酒会在南海希尔顿酒店举行。深圳是一个东西向狭窄的城市,与香港隔海相望。许小平喜欢这风景。晚上7点签到,有的人在路上开了两个小时的车,有的人进来

真格基金深圳办事处开业酒会在南海希尔顿酒店举行。深圳是一个东西向狭窄的城市,与香港隔海相望。许小平喜欢这风景。

晚上7点签到,有的人在路上开了两个小时的车,有的人进来问“有没有热食?”。深圳资深投资人、郑源投资董事长杨向阳上台发言时开玩笑说,酒店离市中心很远,只有外地人才会选择这个地方。

在他的讲话中,许小平和他的团队开玩笑地真诚地要求当地投资者给予更多的照顾。作为正格基金投资部副总裁兼华南区总裁,关的讲话也颇具地方风味。他不仅用“月出阿明,星落群星”来表达他真正的耐心,还用梁启超《少年说》的四句成语和四句短句来表达他的决心。

“我们队没有深圳人,但听说深圳是深圳人。”关对说:

深圳是舒适区之外的一个落脚点,也是新面貌的一部分。在过去的半年里,许小平还没有对外露面,房地产内部正在自上而下的卷土重来和调整。

这两年,在整体的冷盘市场,还是会不时出现超级天使的案例。但这些项目往往耗资巨大,被发现时缺乏主动性。这让正格基金的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方爱之感到焦虑,并促使正格重新思考天使投资策略以及如何展示其独特的价值。正格正在进一步编织自己的关系网络,更接近企业家,甚至在创业前接触他们。

“华南的项目不能错过。如果深圳还有一个DJI,一定要让我们看到。”方爱之这样描述他对深圳办事处的期望。

理论上,深圳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兴板块,华南地区在房地产现有版图上的投资额排名第三,包括完美日记、田芸李飞、MOTI电子烟等70多个项目,约占总投资额的10%,累计投资额约5亿元,账面价值约30亿元。在排名第二的上海设立办事处后,来到深圳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一步,许小平和方爱之在这一点上都没有犹豫。

新办公室将专注于两个方向。第一,消费品牌,华南是P&G的大本营,P&G很多企业家都很活跃。同时,深圳也是一个人口年轻的移民城市,更注重生活方式,消费品的增长土壤好;二是以先进制造为主导的硬技术,这也是深圳的地方特色,出现了华为、DJI等企业。当然,最根本的是,市场容量大、增长快的项目才是真正的目标。

真格基金华南地区投资方有四家,其中负责人关于2017年投资了深圳的游戏社交公司鸡电竞。从那以后,他经常去北京和深圳探索早期项目。这位93年的投资人,在短短四年时间里从正格的分析师担任副总裁,看中了腾讯的背景,宝鸡团队拥有王者团队体验的荣耀。即使项目方当时已经完成天使轮,没有短期融资计划,关还是找了个借口,坚持要顺道在深圳见面,让对方无法拒绝。就这样,距离鸡电竞最后一轮融资只有两个月了,正格领先预A轮。

2016年,同样在深圳,方爱之推出了全新美容头牌的完美日记。2013年,创始人黄金凤从哈佛回来,问许小平和方爱之,他是应该留在余尼芳做首席运营官,还是创业。有人建议他先学习再奋斗,这样他才能成为更好的企业家。三年后,方爱之在朋友圈宣布他要去深圳参加一个公共活动,黄金凤和他的搭档从广州赶到现场。谈了不到一个小时,双方就出了TS(条款单),连会都没参加。

“我真的很喜欢,”方爱之的爱溢于言表,但他会害怕:“如果当时我没来深圳,他会来找我吗?”

办公室的成立,让真人更接近创业者。方爱之告诉36Kr,天使投资的窗口非常短。她的习惯是,如果认识一个好的创业者,两天之内会和对方见面,下周带个会,见面一个小时,讨论一个小时,不然对方拿到其他TS之后可能就见不到天使投资人了。

此外,粤港澳大湾区的建立意味着当地将有更多的创业机会。利用科技创新板,可以充分发挥地方科技优势。这就决定了你不能缺席。

然而在深圳,真实的东西能带来什么?换句话说,真实有什么好处?

深圳天使指导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向宁告诉36Kr,相比北京,天使在深圳的投资有些不成功。一方面,本地资深天使投资人近几年不太活跃,本地也缺乏高品牌的天使机构;另一方面,外资机构来中国一般更喜欢北京,而不是上海。因为离香港太近,所以对深圳不够重视。他期待正格基金的专业能力和独特眼光,能为深圳带来大量异地的优质项目。

深圳本身就有优质的创业土壤,已经诞生了4.6万家风险投资机构。南山区上市公司数量全国最多,共有148家,其中83家位于粤海街。经科技创新局批准的31家企业中,有19家具有深圳创投背景,主要集中在电子技术、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技术等新兴技术产业。

关告诉36Kr,正格是创业者的创业伙伴,真金白银有耐心。基金采用8 1 1的设置;术语简洁,保护创业者。TS只有一页,SPA有两页;决策过程短,支付速度快;深圳IC(投资委员会)当天做出决定,不跑北京;除了更多的服务,也给当地企业家带来了更多的选择。

徐小平有多少钱(徐小平没有对外露面过)

在真格深圳办事处开业典礼上。从左至右依次是完美日记创始人、正格基金的关、等

真的在今年上半年

投资了20多家公司,相比去年上半年投资数量下降了一半,提高了投资的门槛,考虑的因素更多,讨论的时间更长。2月15日到3月15日甚至“停产”学习,请来沈南鹏、张颖、刘芹、张震、陈小红等来授课。

方爱之告诉36氪,从去年底开始,真格内部着手复盘。真格的焦虑在于,市场上出现了很多super celebrity(明星创业者)做出来的super angel(超级天使)。明星创始人比以前多了,项目价格很贵,还有一些是大公司剥离出来的,比如“毒”一出来估值2亿美元,拼多多第一笔高榕等投了866万美元。天使基金投资体量比较小,很难拿到主导权,这些新的、大的机会往往更容易被大基金拿走——这就是super angel。

她把大公司剥离出来的项目称为“不属于我们的”,比如虎扑孵化出来的毒。但映客和陌陌这种算是“市场上的项目”,真格不应该见不到,这是方爱之的遗憾,她希望真格团队能挖掘更多水下的super celebrity。

今年,慢下来,方爱之半开玩笑地说,“要找一些更大的事情”。

“如果这个是一个现象的话,我们需要怎么调整?我们不做VC,还是希望继续做天使早期投资。但是面对这种super angel的项目,明星创业者一出来融资就融那么高,估值也那么高,我们应该怎么办?”她连续地自我发问。

传统意义上,真格看人的哲学是看CEO和看团队的完整性,但现在他们决定转变战术,重点寻找“老司机”和“小天才”:一种是行业内非常有实战和操盘经验的人,另一种是年轻、有非常好学术背景的技术人才。从前,真格早期投资的海归创业者和精英大学生符合上个时代的背景,因为早期懂互联网的人不多,良好的教育背景足以构成竞争力;如今,基础的互联网打法几乎无人不懂,而扎根产业的老司机经验则变得更为宝贵。

方爱之指出,伴随创投行业竞争的加剧,投资人会越来越青睐有经验的创业者。她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创业者池子的缩小,“大量人才正隐藏在大公司里”。

如果说拼多多、今日头条、快手都不是真格的典型机会,那么,真格的典型机会在哪里?用方爱之的话来说,完美日记是真格“最典型的、非常漂亮的一个案子”,它具备真格理想中的特征:团队完整;第一次创业;当场出TS;一百万拿了16个点,第二轮又进行了追加。真格投资时,还没有“明显特征”显示它将是一个“特别好的公司”,甚至连产品都还没上线;但过去一年涨得非常快,今年618成为天猫彩妆类目第一,销售额同比增长超过了10倍。

从2011年刚加入真格到如今,方爱之发现,伴随行业的成熟,FA带来项目的比例在升高,但“水上的”项目各家都会见,价格贵;投资机构必须强化自己的流量池,通过自有渠道在最早期捕捉一些“水下的人”。

“如果是水下的项目,我们可能就是第一个投资人。而水上项目可能已经被个人天使投过了,我们去做第一个正式的机构投资人,这个时候价格不是最便宜的,不够special。我们还是要当创业者的first check(第一笔钱)。”

真格的新哲学是,捕捉项目并非偶然,需要系统性的打法发现创业者。新的策略提上议程,增加对创业者的触角,驼鸟会、真格精酿等精品活动以及深圳办公室陆续落地。

另一个改变是,向来以看人著称的真格更重视行业研究了。

两个月前,真格内部开始推行“每周优鲜”,25位投资人写下当周观察的领域或者方向,每周二花两三个小时坐下来交流。内容不算复杂,方爱之自己分享了美国人造肉公司Beyond Meat、新一代消费品牌等等,其他投资人们则关注到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垃圾分类、餐饮行业的加盟体系、下沉市场产品等等。每个月还有两次小组操作的主题分享,例如SaaS、生鲜、短视频、直播电商等主题。她向36氪展示了投资团队做的PPT,共有33页,涉及行业图谱、产业链、投资机会等模块,她很满意。

之所以重视起来行研,有一个直接诱因。去年1月,真格的投资人在和悦刻接触,但因为临近春节时间紧张,故没有飞去深圳面聊,错过了成为其天使投资人的机会,如今该项目估值据传已超20亿美金。“(这个项目)我lose了,我已经输了。”方爱之坦诚地回忆。

后来,真格团队总结,真格的优势就在于发现人,比其他人更早、比VC要更早发现趋势。天使投资的窗口期很短,一旦慢了,所有人都扑上去,就再也没有机会。

她说,如果早一点注意到JUUL(美国电子烟公司,去年12月以128亿美元的价格被万宝路母公司收购35%的股权),投资人会对悦刻更加敏感。“为什么我们当时不知道?从来没有在会上提到JUUL这个事儿?JUUL当时已经很大了,其实没有那么难嘛。”

正如方爱之希望通过提及美国人造肉公司Beyond Meat,让团队对人造肉BP更敏感,能第一时间飞到当地见创业者。“每周优鲜就是在投资人心里planta seed(种下一颗种子),让投资人更主动关注一个东西。”

徐小平被簇拥着进入会场,酒会结束后又被簇拥着走进电梯。集体大合影时他在张罗着”喊茄子或者cheese,口型统一啊”,前前后后、台上台下的嘉宾都挤来和“徐老师”合照。

2014年云天励飞团队刚到深圳时,并不被资本界了解和认可。当时人工智能远不如2016年之后那么火爆,并且他们挑战的还包括芯片这样投入周期长、风险高的领域,做的也是智慧城市和平安城市这样巨头才能撬动的应用市场。

找投资大概花了有十个月的时间,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刚刚发言完的云天励飞创始人陈宁被徐小平在门口堵住了。两人在楼上聊了不到一个小时,虽然陈宁感觉徐小平“听得似懂非懂”,但是两人在人工智能和芯片发展大方向上达成一致,徐小平对云天励飞创始人团队的学术和工业背景也非常认可,之后一个礼拜双方签完投资协议,第二个礼拜真格的钱到位。

“中国的科技资本圈如果再多一些徐老师,可能我们今天就不会这么被动了。科技尤其是黑科技的创新更有可能出现在小团队,只有小团队做一些别人不做的颠覆性的技术创新,才有生存的机会。这样的高风险的项目,正需要天使投资的帮助。”

运个货创始人刘玥对真格的印象是“认真和友好”。她和真格的投资人秦天一约在早上8点多见面,后者9点钟就要开会。当时她没抱希望,运个货做的是多式联运,她预计真格的投资人对这个toB的物流项目“不会太明白、也不会感兴趣”。没想到秦天一到深圳跟着她跑了半个月,捋清楚了产业链。最终真格投了运个货。

刘玥还记得,讨论投资条款细节的时候,两边的法务连线讨论协议,结果“发现条款都非常友好”,“就是找一个bug也挺难找的,(真格)不会去为难创始人。”

今年融资不易,刘玥又把电话打给了秦天一。在电话的那端,真格表示“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领投,你想要多少钱,我们都可以给足。”刘玥说,“其实我们不是真的要真格领投,但他们这番话,给我带来非常大的信心。”

在创新的同时,这都将是真格延续的部分。

就真格内部而言,在消化焦虑的同时,方爱之还在坚守最初的风格。在推行“每周优鲜”之前,她犹豫许久,曾试图让每个人写报告汇报每周做了什么,又打消这个念头。她说,不想给大家添麻烦,相信自己的投资人是self-motivated(自我驱动)和hardworking(努力工作)的,不想监督每个人每周见了多少个团队。

“我的风格不是监督他们,而是相信他们,我们的文化是去相信年轻人能找到那些项目。”

在真格,投资经理(associate)以上级别自己就可以带项目上会,不需要合伙人批准。方爱之和关山行对华南投资兴趣的表述中甚至都有很多不同,但这似乎就是真格。

当晚,深创投、达晨创投、东方富海、前海母基金等本地主流基金的元老级人物均有到场。源政投资董事长、中国天使联合会荣誉会长杨向阳夸了一通徐小平“局气”之后,也揶揄真格对硬科技的研究不够深入,徐小平在场下一如既往爆发嘶哑的大笑。

当然,深圳从来不缺变化。距离酒会几百米的地方就是本地知名观光景点海上世界,那里原本是码头,停着一艘叫明华轮的游轮。1983年退役时它停靠在海边,而今变成海上世界的中心位置,周边都是填海造陆后建起来的摩天大厦,不过几十年的时间,这里已经沧海桑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优竹教育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zhujiaoyu.com/article/316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