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医生事件(德阳遭网暴医生自杀前给警察留言)

视频截图德阳女医生自杀事件备受关注。8月5日,四川省绵竹市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两年前,安医生与丈夫乔伟(化名)在游泳池与一名13岁初中生发生冲突,随后冲突升级,调解无果。事

安医生事件(德阳遭网暴医生自杀前给警察留言)

视频截图

德阳女医生自杀事件备受关注。8月5日,四川省绵竹市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两年前,安医生与丈夫乔伟(化名)在游泳池与一名13岁初中生发生冲突,随后冲突升级,调解无果。

事发两天后,某媒体微博账号发布视频——,“怀疑一名男子在游泳池殴打一名儿童,原因是其妻子在游泳时被撞倒”。很快,乔伟博士和安博士的工作单位和个人信息被人肉和骂声涌了进来。

视频显示,看到安医生与人相撞后,丈夫乔伟迅速游过去,按下男孩的头,男孩从水中出来后,再打男孩的脸。

乔伟这样解释:“那个学生在我老婆背后朝她吐口水。”他觉得这是对妻子的侮辱,所以打了孩子。

孩子母亲说,儿子当时是标准蛙泳,不小心和安医生撞了。对方哼了一声后,“我儿子冲她做了个鬼脸,游泳的时候嘴里的水就出来了。”

她说:“对方老公冲过来,把我儿子压进水里。他有一米八的大个子,然后把我儿子举起来打了他一巴掌。”

“我儿子也有一个男同学。如果他一起游泳,他会说你打不过人。听了那人的话,他又推又舔脖子,要把他推到岸上。”

孩子的母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将视频发送给媒体是“期待网友的讨论有一个公平的结果。”

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乔伟回忆说,看到网上视频后,他和妻子去派出所报警,得到的建议是,“不要接受媒体采访,不要在网上互骂,不要激化矛盾。调解会过去的。”

之后,乔伟主动联系被打学生家属,表示希望沟通调解此事。“最后调解还没做,我老婆出事了。”

事发5天后,35岁的医生安在车内服用安眠药,经抢救无效死亡。

自杀前,她给调解民警发了一条短信:“对不起,我搞错了。我对整件事负责。心理创伤就够了吗?”

之后,网络舆论逆转,矛头直指孩子的家庭。对此,乔伟说:“没有赢家就是输家。”

“这是一件小事,相当于邻里纠纷。做这件事是我的错。那天我向孩子们道歉了。我愿意承担任何一种责任,以免把一条人命放在里面。但视频被放到网上,却没想到会发展成道德绑架和网络暴力。”

事发后,乔伟向警方报案,检方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提起公诉。该案于2019年7月移交德阳绵竹市法院。

【1】没有诉求,想给家人一个交待

潇湘晨报:这个案件是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提起的诉讼?

乔伟::是的,这是一起公诉案件,由检察院检察官提起,但不是民事诉讼,而是刑事诉讼。我们没有说是什么罪名,但检方决定了。

潇湘晨报:什么时候提起的公诉?

乔伟:检察院将此案提交法院已经快一年了。法院举行了五次审前会议,决定于8月5日开庭。

潇湘晨报:您对于这个案件的诉求是什么?

我们在乔伟:.没有任何要求,我们希望依法办案。谁做了什么事情,应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这样我们才能相应地承担,给社会和我们的家庭一个交代。

潇湘晨报:之前是否有和对方家属进行过庭外和解?

乔伟:到派出所报案后,公安领导问我能不能调解。我们说过不能调解。我们做什么呢他们去调查收集证据,并将证据提交检察院。检察院的检察官给我打过一次电话,说对方要调解,我当时拒绝了。

后来在去年5月份左右,德阳市政府安排司法局牵头调解工作,我们单位的领导也给了我很多工作,所以我们说要尝试调解。

潇湘晨报:调解的情况是怎样?

我的律师乔伟:,去参加了。我做了心脏手术,但身体不好。我在那里很兴奋。如果出了事该怎么办?我的律师走后,他们私下道歉,而不是公开道歉。

潇湘晨报:当时对方有提出赔偿金吗?

乔伟:,他们说30万。本来对方律师说我们要交一笔钱。我说我付不起这笔钱,因为我确实有公公和孩子要养。这件事需要调解。如果低了,我们的气就出不来了。毕竟是人命。如果高了,就会有人骂我。我说我付不起,那就让法院决定吧。

说实话,虽然我不富裕,但我不会饿死自己或我的娃娃。我只想要正义。

【2】向妻子吐水,我扑过去打到他

潇湘晨报:当天在泳池发生了什么?

8月20日,乔伟:,当我和妻子在游泳池游泳时,一个孩子碰了我妻子一下。她停下来看着他。她什么也没说,继续向前游去。我看见她身后的那个学生朝她吐口水,我的妻子

没发现。当时我离他们两三米远,我看到他这个行为,觉得是对我妻子的一种侮辱,就朝他扑过去,按了他的头一下,手从水里扑腾出来的时候打到了他的脸。

潇湘晨报:对小孩动手确实不合适。

乔伟:我当时的确情绪比较激动,动手打到了他是我的错,我也有向他道歉。

潇湘晨报:你是怎么和他说的呢?

乔伟:我主要是针对吐口水这个行为,我说你刚才干嘛了?他不吭声。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家长和老师是这么教你们的吗?要游就好好游。他不吭声我也没再追究。

我说话声音可能大了点,我爱人听到,她就游回来问我咋回事?我说他往你头上吐口水。这时,那个学生才说是我吐的,阿姨对不起。

潇湘晨报:之后在浴室里发生了什么?

乔伟:之后两孩子可能觉得不服气,打电话给家长,来了三个女人。我妻子带孩子去女浴室洗澡换衣服,我还在游泳池里,听到他们很大声在争吵。至于为什么打起来,笔录里也有交待,学生的妈妈骂我媳妇是臭不要脸的东西,之后她们就在里面动手打起来了。

出来后,我看到我妻子脖子上、脸上、胳膊上抓出了血印,膝盖上还有淤青。

【3】被打学生接受道歉,但调解未果

潇湘晨报:后来去派出所调解的结果是什么?

乔伟:当时我妻子就劝我,说是我们动手在先,让我给孩子道歉,我说娃娃未成年,我道歉可以,的确是我做的不对。我对学生说,叔叔今天冲动了,给你们道歉,希望你们原谅。民警问他们两个接不接受道歉? 问了两三遍,他们声音很大的回“我接受。”然后我也给他们父母道歉,我说不好意思,大哥大姐,耽误大家时间,确实是我冲动了,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他们的父母也在后面说,想说啥就说啥,赶紧提要求。他俩也没提。

潇湘晨报:之后呢?

乔伟:之后我也是想着缓和气氛,说了一句“实在对不起,我跟妻子感情特别好,冲动了。” 我话都没说完,他们就跳起来,大声质疑我: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说你俩感情好,我们感情就不好吗?我这话可能激怒到了她们。民警跟我们说,对方情绪很激动,让我们先回去,之后找时间调解。

后来我同学给我分析说,我当时不吭声,可能就没事,她们就是把我骂成狗屎,我不吭声可能也就这么了结了,我当时说什么话他们都会跳起来。

潇湘晨报:你们有调解吗?

乔伟:泳池这件事发生的隔天,学生家长就跑到我单位,要求领导处理我。他们也有去我妻子的医院,要处理。我妻子很焦虑,一直对我说快点调解,和他们沟通、协商解决一下这个事。开始一直没敢联系,想着找个中间人去协商可能好一点,也担心她们情绪太激动,又发生矛盾。

潇湘晨报:之后你有联系对方家属吗?

乔伟:那年8月24日下午,我给学生母亲打电话,她知道是我,说她在忙,就把电话挂了。之后,我发了条短信过去,表达的意思是,一方面想道歉,一方面是希望能协商解决这个事,我说很抱歉影响了他们的生活。我是真心想两边能好好商量,看怎么解决,但他们之后没理过我。到最后,调解都还没有做,我媳妇就已经出事了。

【4】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遭到谩骂

潇湘晨报:“泳池事件”被发布在网上对你们造成了哪些影响?

乔伟:很多网友在网上骂我们,特别是我爱人,因为她是医生,有人就说要专门挂她的号,要去看看是多么恶毒的医生,说要去医院找她挑刺,我办公室电话也被打爆了。

潇湘晨报:你妻子是什么时候看到的视频?

乔伟:因为她身上有很多伤,第二天下午她就请假在家休息,没有去上班。她也一直在催促我,把这个事情调解了。我印象中是当天晚上她同事把视频转发给她的,她看了以后很焦虑很紧张。

潇湘晨报:你是怎么跟妻子说的?

乔伟:当时视频里头有配音,是带了节奏的,不是真实情况,我说这个东西我们可以记录一下。因为视频里没有说明我们的身份,所以我就劝她,我说这个东西谁也不认识我们,你不用那么紧张,你作为旁观者去看就可以了,你知道真实经过不是这样。她也就没再说啥。但是22号开始就有我们的身份信息被发布在网上了。

潇湘晨报:当时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

乔伟:对。确实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想象不到。

潇湘晨报: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乔伟:我们在8月21号看到视频,次日一早我俩就去了派出所报警,给警察反映这个情况,这个事情警察都还没调查清楚,怎么就能在网上发这些东西?并且视频里很多内容和事实不符。

潇湘晨报:为什么不主动发声说出真实情况?

乔伟:我们被建议不要接受媒体采访,不要在网上对骂,不要激化矛盾。他觉得事情很小,找人调解一下就过去了。

后来我爱人有联系一个记者想说明真实情况,但我给劝回去了。如果那天我不完全听别人的话,让她发声解释一下,我估计也不会让她走到绝路。

潇湘晨报:后悔自己没有站出来吗?

乔伟:在这个事之前我从来不看微博。我确实不知道,是这个事发生了以后,我的同学说网上有一帮水军、有专门的写手,我才了解。

【5】妻子整晚看评论,焦虑失眠

潇湘晨报:你和妻子的感情如何?

乔伟:我俩是高考前确立的关系,谈恋爱谈了8年。我因为自己的原因,和妻子一直是两地分隔。以前一年就只能见一两次,天天打电话,大学那会条件也不太好,头两年没买手机,还是用电话卡,我们班里头我算是电话卡最多的,基本上都用来给她打电话,那时候写信都一摞摞的,我们是这么着走到一起,是很纯粹的感情。

2009年结婚,把工作和家定在德阳,之后我又去外面,她就一个人在家里头,把爷爷奶奶都照顾的很好,把家里也打理的很好,都是多亏了她。娃娃两岁我才回来,才能帮她分担一下家里,我们异地了14年,好不容易能在一起生活。

潇湘晨报: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乔伟:她很通情达理、很温柔,相对比较内向,跟熟人才稍微放的开一些。她跟我的朋友一块出去吃饭,基本上不怎么说话。她也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

潇湘晨报:妻子那几天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乔伟:她状态不太好,每天情绪都不高,饭也不咋吃,天天就拿着手机看那些评论,动不动就哭,然后说我们回老家去,不在这待了,这里没有我们说话的地方。我就安抚她情绪,我说这个东西是小事情,我们跟他们那边联系、沟通解决,网上那些东西你不要过多的去翻看。

潇湘晨报:但她的负面情绪还是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乔伟:她焦虑地睡不着,半夜起来,一看一整晚。那些东西越看她越恼怒,越看就越陷进去。其实可能现实生活中人的恶意没有那么强烈,但在网上,所有骂声集中在一起,恶意就很强。

潇湘晨报:看上去,她执着于感受恶意,最后被恶意击垮?

乔伟:在她走之前的头一天晚上,我们坐在床上看手机,我说“睡吧睡吧,不要看了”。我去关灯,她突然跟我说,我做了心脏支架手术,这次因为她整出来这个事,都是她害了我。我一下就跳起来,我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你不要想那么多,想开点。

我也没有太多想,很晚了,我说赶紧睡吧,把她按着睡了,结果我睡着了,她又起来看手机,让她睡一会,她睡不着。

【6】妻子服下大量安眠药轻生

潇湘晨报:妻子轻生那天发生了什么?

乔伟:那天是中元节,我们去给我奶奶扫墓,我妻子就在奶奶的墓前哭。我们准备走了,她还是止不住的痛哭,我过去抱她、安慰她,把她拉出来了。我觉得她也是那几天憋太久,委屈极了。中午,我们一块在外面饭馆吃的饭,都还挺好的,没觉察出来有什么不对劲,要觉察出来我就不离开她了。

吃完后,我跟我爸妈去弄装修的事,因为孩子还小,中午要休息,我三叔就把她们娘俩送回家了。下午4点多,我提了一些水果回家,正准备上楼的时候碰到她下楼,她说闷的慌,去跟前转一圈就回来。因为我身体不好,那几天都没睡好,中午也没休息,有点累,手里又提着东西,我就没陪她,我说我上去躺一会儿等她回来。

潇湘晨报:之后呢?

乔伟:其实我回去后也没睡着,躺在床上看那些评论。16点40了,我给妻子打电话问“你怎么还没上来?”她说她在车里坐着,因为那几天情绪都不好,家里有老人有孩子,我俩情绪不好的时候经常在车里头坐着。

她在楼下,我就放心了,我就想休息一会。我眯了可能有个40分钟,妻子的舅舅给我打电话说感觉她不对劲。

潇湘晨报:哪里不对劲?

乔伟:妻子的舅舅说,她打电话让他发张照片,因为怕自己以后见不到了。我感觉不对劲,赶紧给妻子打电话,开始电话不接,后来就关机了,我马上跑下楼去找,车也不在了,我就骑着电动车去找。

我没有方向,往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于是就报警,又给我两个朋友打电话帮忙一起找。晚上七点多,我们才找到她,在离家三四公里的十字路口,她坐在驾驶座,吃了很多安眠药,整个人已软了。

潇湘晨报:及时送去抢救了吗?

乔伟:本来还打了120,等120不知道等到啥时候,我就把她抱到后座,我也不管什么红绿灯了,一路开,开到附近一个医院抢救,当时还抱有一线希望,觉得能抢救回来。等到最后医生宣布的时候,脑袋里一片空白,嗡的一声啥也不知道了。

【7】妻子去世前未给丈夫、孩子留话

潇湘晨报:妻子去世前有没有给你发信息留下什么话?

乔伟:没有给我发,也没给娃娃留话,有给民警还有一些朋友、亲人发过信息,拜托朋友安慰父母,安慰我,让她母亲帮忙照顾好孩子。她跟我父亲说是她害了我,说我父亲对她比亲爸还亲,是最好的爸爸。

潇湘晨报:她发给办案民警的信息是“张警官,对不起,是我做错了,我对整件事负责,一条命顶一个心理创伤应该够了吗。”

乔伟:这个事她错在哪里,她啥都没做,她就是装钻到牛角尖里就出不来了。她之前也没有经历过这种网络暴力,她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些。

潇湘晨报:妻子去世之后,那边的家属有联系过你吗?

乔伟:一次都没有过。

潇湘晨报:怎么告诉女儿妈妈不在了?

乔伟:我们之前骗她说妈妈去援非了,到去年春节,我跟她说妈妈上天堂了,她也听懂了。我问什么样的人上天堂,她说死的人上天堂,她其实都懂。因为家人手机里头都有一些相关的截图,现在的孩子玩手机也很厉害,我女儿是自己看手机把这个翻出来知道的。女儿跟姥姥说,你们不用瞒我,我都知道,网上都有,都搜的到。

这话是去年说的,她才7岁,相对来说我们孩子比较早熟,懂事比较早。

潇湘晨报:会不会担心给孩子留下一些心理阴影?

乔伟:我们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我们家里有一个亲戚是心理医生,为了我们家孩子他也专门跑了几趟过来,用他的方式单独跟孩子沟通过几次,最后给我的结论是娃娃很成熟,比较活泼,心理状况是健康的。

【8】“没有赢家都是输家”

潇湘晨报:你的心理情况还好吗?

乔伟:我6月份住院住了半个月,因为我一直觉得不舒服,头晕、气紧、胸闷,快要不行的那种感觉。该做的检查都做了,医生说心血管这块没有问题,我可能是情绪上太焦虑,给我开了精神类的药物,吃了一段时间又好一点。

潇湘晨报:你妻子去世后,网络舆论反转,对方家属也经历了网络暴力。

乔伟:我知道,没有赢家都是输家。那个学生,他作为一个未成年人,他能做什么?我现在很客观的说,一个未成年人,犯点错误不可怕,当时就是家长的不理智让事情演化到了这个地步。 他们把这个事情闹这么大,这个在庭前会议上也有展示证据。

潇湘晨报: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乔伟:本来也是个小事。对于那个学生,我打他了,是我的问题,当天我就有向他道歉,他也接受了,我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罚款、拘留、甚至判刑,我都愿意承担,也不至于把一条人命搭进去。但是他们把视频放到网上,发展成了道德绑架、网络暴力。

我老婆之前的患者,有很多是在她出了事以后才知道,他们在评论里说安医生是个很好的人,太可惜了。

潇湘晨报记者 田玥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潇湘晨报】创作,在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优竹教育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zhujiaoyu.com/article/315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