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

珍惜你能把握的每一刻,让告别来得更慢,至少让我们有时间心平气和地说再见。我侄女杨洋终于要去大学报到了,专业是旅游管理。全家人都很高兴,但只有父亲保持沉默。离开的前

珍惜你能把握的每一刻,让告别来得更慢,至少让我们有时间心平气和地说再见。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

我侄女杨洋终于要去大学报到了,专业是旅游管理。

全家人都很高兴,但只有父亲保持沉默。

离开的前一天晚上,父亲沉默地呆在书房里,翻出了15年前表哥杨洋的父亲——留下的遗书。

遗书只有薄薄的两页,纸是黄色的,折痕已经裂开。

在遗书中,表哥简单解释了三件事:

把三岁的杨洋托付给他信任的叔叔(我父亲),希望他叔叔能照顾杨洋,长大成人;

希望杨洋大学学医,救助像他这样的病魔;

账户里只剩下3000元留给嫂子。

我知道父亲的沉默意味着什么。杨洋没有选择学医,他觉得自己辜负了她父亲的遗愿。

我表哥去世已经十五年了。

15年前,刚刚30岁的表哥,因为肝癌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他的生活充满了不幸。

刚过了整整一个月,他就被生母带走,交给了一对无法生育的夫妇。母亲改嫁他人;

10岁那年,表哥被生父——找到,舅舅冒着生命危险。我表哥在养父母家不开心;

11岁那年,为了弥补多年来父爱的缺失,也为了培养表哥和我们家之间的感情,舅舅把表哥托付给了我的师弟三三三五四,于是表哥来到我家和我一起学习:

18岁那年,表姐给两个爸爸和叔叔留了一封信,一个人去了深圳,五年都没有消息。

只是每年春节期间,舅舅都会收到深圳的汇款,知道独子还在人间。

1997年春天,父亲突然接到了23岁表哥的电话,表哥自豪地告诉父亲,他已经在深圳定居了,希望叔叔有空的时候去深圳看看。

1998年,表哥在深圳开了一个电脑培训班,生意兴隆。我希望我父亲会帮助我。春节过后,舅舅收拾行李,应表弟的要求去了深圳。

1999年,25岁的表妹结婚了;

2000年,刚享受了几天幸福的大叔在深圳脑溢血去世;

2001年,我27岁的时候,表哥和嫂子有了一个女儿杨洋;

2002年,28岁的表哥查出肝癌,培训班被迫停业;

2003年,29岁的表哥带着全部积蓄5万元回到湖南老家,住进了湘雅医院。已经太晚了;

2004年春天,表哥病重,起不来了。在最后一刻,父亲站在他的床前,听他说了许多话:

他说他有许多遗憾:

我后悔我太固执了。当我18岁离开家乡时,我总是渴望取得成功。也许和父亲在一起,做一个普通的农民就好;

我后悔我太绝望了。在深圳的那些年,我拼命想出成绩,把自己的身体拖活了;

他有许多遗憾:

很遗憾不能给养父母养老;

遗憾的是,我不能和妻子牵手到老;

我后悔没能和女儿一起长大。

……

在人生的最后一个辰光,我的表姐谈论最多的是她的女儿杨洋,从她出生到长牙,再到坐着爬行,学走路,牙牙学语,和她父亲一起读唐诗.

我表哥最终在昏迷中去世了。

没有告别。

在接下来的十五年里,我在脑海中无数次看到过这样的画面:

大叔为了找到表妹,跑遍了农村和城镇,在漫天的黄沙中奔跑。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和他瘦小的表弟在浑浊的眼睛里露出渴望的眼神。两张图交织在一起,最后变成了模糊的雨帘。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幻境。

那一刻,我真正理解了生命是不断的离开回来,是一句永远没有说出口的告别。

父亲对女儿的告别

丈夫对妻子的告别

表哥对世界的告别

我们欠表弟一次告别

米兰昆德拉说。

相遇是一个开始,离开是为了迎接下一个开始。这是一个流行的离别世界,但我们不擅长说再见。今年暑假,杨洋和我的爸爸妈妈去了新疆。

看着照片中的杨洋,她的眉毛和轮廓越来越像表兄弟了。她坐在马背上大笑,头发在风中高高飘扬,背景是夕阳下的蓝天和金色鬼城。

18岁的杨洋,正值青春肆意张扬的年纪,对父亲、父亲的遗愿和自己的心愿只有模糊的印象。她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她就这样结束了她的成人礼,我们也就这样结束了和她表妹的告别仪式。

十五年后的告别。

《亲爱的安德烈》年,龙应台对儿子说:

“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的路变得越来越窄,和他一起旅行的人越来越少,最后还是一个人走下去。

一生一世,父母、亲人、爱人和朋友,走着走着,我们会不停地说再见,挥手告别,却再也见不到你。

之后,他们要么消失在人山人海中,要么逃到山海之中。虽然他们不再见面,但他们记得他们的心是温暖的,因为至少我们已经说了再见。

与父母的告别,是成年人的人生之殇

高亚麟在节目中说的话

句话:“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

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每个人的成年礼,其实不是18岁,而是父母离开的那一刻。

那一刻你的身前空无一人,你要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风雨。

那一刻你明白了世间再苦,你只能死撑到底,因为你的身后有家庭。

63岁的费玉清,宣布退出娱乐圈时,曾写下这样一封信:

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当父母亲都去世后,我顿失了人生的归属,没有了他们的关注与分享,绚丽的舞台让我感到更孤独,掌声也填补不了我的失落,去到任何演出的地点都让我触景伤情。”

与爱人的告别,是人生最不舍的放手

《平如与美棠》是我最爱看的一本书之一。

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

这是一对老人绵延60年的相濡以沫。

平如和美棠,从青春作伴,到人生迟暮,历经战乱、动荡、分离,熬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60年的坎坷之后,美棠却身患重病,渐渐失去记忆,越来越糊涂。

有一天美棠丈夫将自己的孙女藏了起来,不让她见,平如怎么说她都不信。八十多岁的平如坐在地上,号啕大哭。

人生的大限就这么来了。

相濡以沫的爱人之间也终有一别。

最不舍的放手,也不得不放。

平如87岁时,妻子美棠去世。那之后有半年时间,他每日睡前醒后,都是难过,平如决定画下他俩的故事,“死是没有办法的事,但画下来的时候,人还能存在”。

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

我们与世界的告别,总是希望不留遗憾

总有一天,我们也将与世界告别,我希望能如吴思般潇洒。

她在生命最后一条朋友圈里,这样写道:

“江山给你们,朕玩够了,拜拜”

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

这个乐观善良的95后女生,在得知自己癌症即将离开人世前,签下《遗体角膜捐献同意书》,并自愿将遗体捐献给自己的母校——湘雅医学院,成为一名“大体老师”。

就像她日记里写的:

《一片叶子落下来》里的一段话:

如果我们反正是要掉落、死亡,那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呢? 是为了太阳和月亮,是为了大家一起的快乐时光,是为了树荫、老人和小孩子,是为了秋天的色彩,是为了四季,这些还不够吗?

梁实秋说:人到中年,有两件事不得不注意:

一件是“耳畔频闻故人死”,一件是“眼前但见少年多”。

我们总以为父母永远在原地等我,等忙过这段就回去看望,也许一等就是永远错过。

假如将人生浓缩在一张A4纸上,

假设我们的父母平均五十岁,他们的人生是这样:

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

假如你们天天见面,能陪伴父母的时间是这样的:

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

假如一个月见两次面,能陪伴他们的时间会是这样:

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

假如一年见一次,就会是这样:

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

你以为的永远,其实可能只剩一点。

这仅剩的一点,也许有一天也会猝不及防全部溜走。

我们总以为爱人真的可以相携白头,可总是生命无常,造化弄人

三毛以为能和荷西携手看透生命的风景,却在人生盛年靠回忆独自生活,文字记录下的那些甜蜜岁月背后,是灵魂的孤苦无依。

离别的文章(离别却总是猝不及防)“荷西,我回来了,几个月前一袭黑衣离去,而今穿着彩衣回来,你看了欢喜吗?向你告别的时候,阳光正烈,寂寂的墓园里,只有蝉鸣的声音。我的手指,一遍一又一遍轻轻划过你的名字——荷西·马利安·葛罗。我一次又一次地爱抚着你,就似每一次轻轻摸着你的头发一般的依恋和温柔。荷西,你乖乖地睡,我去一趟中国就回来陪你,不要悲伤,你只是睡了!结婚以前,在塞哥维亚的雪地里,已经换过了心,你带去的那颗是我的,我身上的,是你。埋下去的,是你,也是我。走了的,是我们。”

我们总以为来日方长,离别却来得猝不及防。

花点时间,给父母长情的陪伴,耐心的电话;

放下工作,与爱人共进庸常的晚餐,听她唠叨家长里短;

陪着孩子,看山川大河,享受TA成长的细碎时光。

……

珍惜每个我们能握住的当下,让离别来得慢一些;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得不离别,那也少留些遗憾吧,至少让我们来得及从容告别。

终有一天,我们必将孤身一人投奔遥遥岁月。

(文章系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图片均来自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希望姐,70后中年少女,白天创业,夜晚码字,愿与你一起探索幸福的奥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优竹教育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zhujiaoyu.com/article/3148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