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酷开比创维便宜(酷开不再卖电视背后)

作为创维集团拥抱互联网、征战互联网的一枚棋子,酷开可以说是典型的“哪里需要去哪里”。过去,酷开以低于创维价格体系卖电视,就是用来阻击乐视、小米;如今,酷开不再卖电

为什么酷开比创维便宜(酷开不再卖电视背后)

作为创维集团拥抱互联网、征战互联网的一枚棋子,酷开可以说是典型的“哪里需要去哪里”。过去,酷开以低于创维价格体系卖电视,就是用来阻击乐视、小米;如今,酷开不再卖电视转而成为互联网电视运营商,则是探索智能大屏的新盈利点。

孔余||撰稿

近日,创维集团旗下互联网电视品牌酷开突然宣布不再从事电视硬件业务,即不再负责酷开的电视机销售,转由创维集团电商部负责。最终,这家由黄鸿升的儿子金霖参与,定位于互联网的公司转向了电视大屏幕生态的各种业务,即操作系统和内容运营。

此事在彩电行业引起了一定范围的关注,成为外界洞察创维转型的重要窗口。因为酷开公司作为创维集团在互联网时代的转型出路,不仅观察和了解创维这个老牌彩电企业如何在互联网时代进一步提升和激活其发展前景。同时,创维去了彩电硬件业务后,如何才能真正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和动力?

相比同行海信、长虹、TCL,创维这几年在中国家电行业的转型其实是“慢了半拍”。迟迟没有摆脱对彩电业务收入规模的依赖,甚至在彩电业务上押注OLED电视,这四年投入产出比严重失衡,导致整个公司在大屏幕和高端电视上的结构性失衡。在白电业务上,创维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还处于行业三线阵营,无法依靠电视平台上的品牌、渠道、营销等资源。

所以这个时候,在传统的主导彩电中,创维集团再次调整了酷开公司的定位,避免酷开成为第二个创维电视,只会廉价出售电视。酷开这个互联网时代诞生的创新型公司,引入百度等互联网BAT巨头资源后,如何才能有新的商业价值?毫无疑问,将酷派定位为大屏平台运营商是唯一的出路。虽然酷开这个新定位并不是什么新业务,但是长虹和TCL投资的王浣科技已经在这条路上部署了近10年,也收到了BAT巨头腾讯和宽带资本的投资。

但对于创维集团和酷开公司来说,有着更重要的价值和意义。在内部,创维集团必须明确创维和酷开在电视业务上的市场竞争关系,避免两个团队在市场上互相争斗的问题;对外,创维集团一直在寻求互联网转型,但“雷声大雨点小”。打1000亿的口号已经喊了很多年了,但主营业务还是电视硬件,规模徘徊在500亿左右。创立者黄鸿升一直无法带领创维转型,创维的“儿子”金霖以酷开公司为事业新起点,必须先干一番事业,成就一番事业,才能真正担负起带领创维集团整体转型的重任。

多年来,可能会受到创维集团的限制。酷开公司的整体发展速度和突破能力,无论是硬件互联网电视还是软件OTT平台建设,都不是“一流”的。酷开作为一家创业初期的互联网电视公司,硬件和软件都要硬的策略受到体制、人才和资金的限制,还没有完全开花结果。虽然酷开在乐视超级电视事件后逐渐转向电视操作系统等平台的生态建设。尤其是引入第二大股东百度之后,酷开似乎找到了新的感觉。

但是对于库凯来说,放弃电视硬件,全面转向OTT内容平台运营商,并不是第一条路,也没有成功的案例可以借鉴。短期来看,其更大的价值在于整合创维电视的1000万台大屏幕电视和电视盒的内容平台业务。受制于大股东创维的企业色彩,以及制度约束,酷开很难成为大屏幕生态平台的第三方专业运营商,也不可能快速获得其他智能电视企业的操作系统、内容平台等核心资源。

之前酷开电视,也是创维集团的同一条生产线,卖的比创维电视便宜几百块。更重要的是,原本定位于应对互联网电视冲击,在线上电商平台上销售的酷开电视,为了冲击销量和规模,可以线上线下销售。价格便宜,而且和创维是同一个厂家的产品,自然对线下经销商和渠道影响很大。

现在借助BAT“大款”百度,酷开电视不得不全面转型,向大屏互联网内容生态运营商进发。这是一条充满更多挑战和压力的新路。毕竟对于创维来说,并不期待酷开会在短期内带来收入规模和利润的大幅提升;对于库凯来说,数百万台的电视硬件销售收入一下子亏了一年。下一次大规模盈利的动力在哪里?难道只是“寄生”在创维电视上,与大股东完成硬件和内容之间的“右撇子”利益交换?

当然,一切的变数还很大。对于一家虽然已经运营多年,但刚刚步入转型元年的企业来说,酷开已经迈出了突破自我传统发展模式的勇敢第一步。接下来还有很多第二步、第三步在等待着其不断突破与跨越。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一切又都孕育着新的希望!

====

家电圈:中国家电覆盖面广阔、内容专业、观点鲜明的价值分享平台。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优竹教育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zhujiaoyu.com/article/3056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