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定价权(中国在国际稀土市场上没有定价权)

在中美贸易战中,稀土被认为是中国胜利的王牌之一。美国很清楚这一点。5月1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公告,披露了对出口美国的约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清单。但不含稀

在中美贸易战中,稀土被认为是中国胜利的王牌之一。

美国很清楚这一点。5月1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公告,披露了对出口美国的约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清单。但不含稀土、关键矿物等资源。

5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江西赣州视察时,实地考察了相关稀土企业,并就推进稀土产业绿色可持续发展作出重要指示,充分体现了稀土资源的重要性。

对此,Observer.com就中美经贸摩擦持续升级、稀土是中国主导战略资源等一系列问题采访了美国三大咨询公司总裁、稀土问题专家詹姆斯肯尼迪先生。

【采访、翻译/观察者网吴守哲】

观察者网:肯尼迪先生你好,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对你进行采访。我仔细阅读了你在各个博客平台上的文章,发现你很多文章的开头几段都在猛烈抨击五角大楼,批评他们长期无视你的谏言。可否问一下,你的意见一般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传达给五角大楼的?在中美贸易战升级的背景下,五角大楼对待稀土问题的态度和以往相比,会不会有一个明显的变化?

肯尼迪:,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个问题。管理和操作五角大楼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士兵,而是一群靠裙带关系走后门的傲慢的职业官僚和相关的私人机构。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极度迷信美国式的“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认为这两者可以主宰一切。他们深信,这种理论可以打得天下无敌。

不幸的是,五角大楼和大多数其他西方国家都陷入了这场看似语义灾难。如果深入分析“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这两个概念,就会发现它们不过是对全球化新时代的古典经济学的一系列概念的重新包装,比如为了反民族主义的个人和企业的财富增值而进行的国家财富转移、离岸产业、公共财产私有化等。这个我已经在博客里讨论过了。

中美稀土争端发展到今天,其起源可以追溯到20多年前。20多年来,五角大楼一直认为稀土问题可以通过市场秩序自发解决。有问题市场解决不了怎么办?职业官僚可以从立法的角度修改市场的概念或者暂时解决,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如果你问五角大楼关于稀土的问题,他们的发言人会回答:我们没有义务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不去问立法机关?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稀土问题在法律层面是没有解决办法的。

稀土定价权(中国在国际稀土市场上没有定价权)

中国是美国的稀土供应国,占美国稀土供应量的80%(来源:英国《每日邮报》)

他们眼中的法律无非是10 USC 2533b(第10卷《美国法典》第2533b条,关于国家战略能源储备)。这10 USC 2533b规定所有涉及国家战略层面的矿产能源都要以国内需求为基础,进行开采,但是哪些矿产属于“国家战略”层面?他们开始传阅论点,自言自语。

“国家战略能源”的要求是基于国内供需的理念,这可以与国际市场上必须从中国需求稀土的现象相兼容。只要中国没有在稀土问题上卡住美国的脖子,这种状态就可以继续下去(大多数美国稀土代理供应商一直在打“国家安全”的擦边球)。在这个问题上,五角大楼是一个两面派,它从不承认自己的错误。

工作性质有些特殊,可以直接接触国防部采办部的承包商。这些承包商利用大量游说团体在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运作。我个人觉得五角大楼很多人也是想把产销链直接拉过来自己用,防止供应断档。

为什么?因为一旦贸易战开始,参众两院决定限制甚至中止与中国的稀土合作,承包商的供应链就会被打破,五角大楼的“蛀虫”就失去了中国的黄金主人,他们就没有油水可赚了。

目前中国不怕美国主动要求中国先断供再找其他矿源。由于稀土资源在提炼成金属和其他后氧化物之前,很难应用于技术或国防,中国在全球范围内锁定了稀土金属、合金、磁体和大多数后氧化物的准入,世界上只有一个。

稀土定价权(中国在国际稀土市场上没有定价权)

五角大楼从华盛顿里根机场起飞后低空跳伞(@CNN)

美国过于重视稀土开采而不是整个供应链,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产生了负面影响。换句话说,华盛顿一直认为稀土开采是一个重要问题,但他们没有找到症结所在。

就五角大楼而言,他们习惯于在“和平状态”下与中国在各种规模的稀土上进行合作,供应链一直很顺畅。但是,中美关系紧张之后,他们有什么备用计划吗?

到目前为止,没有迹象表明五角大楼有任何替代方案,或者他们意识到一旦中美贸易战禁止稀土,问题将非常严重。

我参加过很多五角大楼内部的会议,从来没有听说过连一个人都能明白什么叫做“大战略方向”,什么叫做“下一盘大棋”。他们眼里只有一些短视的小计划,没有大方向。

所以五角大楼的政策制定者有一些邪教般的狂热气质,自我评价很高,躺在过去的辉煌梦想里,是一群无能的官僚。即使他们脱离了所谓的“自由市场”和“资本所有者”

义”的圈套中逃脱出来,也为时太晚了。

观察者网:有关稀土的供应链问题,有几个事实特别值得注意,2012年,美国就中国的稀土出口限制向WTO提出申述,随后,欧盟、日本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也加入了进来。它们的说法是,中国限制了原材料的出口,违反了它的自由贸易承诺,2014年WTO判中国败诉,之后中国不得不提高了稀土的出口额度。你认为WTO的规则在多大程度上能影响中国的稀土产能?

肯尼迪:在特朗普上台之前,我曾向奥巴马执政集团上过谏言书,警告他们,如果完全按照WTO的规则行事,那么最后的赢家只可能是中国。

我当时预见到,在WTO框架下,美国如果能打赢和中国的稀土贸易战,唯一的胜机只可能依靠Molycorp矿业集团,这家公司的稀土矿产再分配权对美国来说太重要了。但是中国在2014年按照WTO要求增加了稀土产量,把价格压得很低,一举打垮了Molycorp,让他们在2015年直接宣布破产,某种意义上,这就相当于一个“斩首行动”。

稀土定价权(中国在国际稀土市场上没有定价权)

美国加州,美国联合石油集团钼公司(Molycorp)的稀土矿山。这座矿山是中国之外的最大稀土矿。(@东方IC)

现在的加州MP(Mountain Pass)集团,成了美国唯一一家运作稀土矿的本土企业,它的前身其实就是Molycorp,现在已经变成了中国的傀儡公司。他们在稀土供应以及政治诉求上完全听命于中国,颇具讽刺的是,MP集团在五角大楼和美国国会有大批的游说集团能够左右美国高层的政策,结果也无需多言,Molycorp垮掉,MP成立,巩固了中国在全球稀土市场上的霸主地位。

WTO表面上迫使中国增加供货,其实最后让中国大获全胜,这其中的奥妙也许只有中国人最了解。

观察者网:在文章中你提到中国的特种稀土发明专利水平很高,可以用来在商业纠纷的法律诉讼中制衡美国的高科技企业。但是很多中国的学者反而认为中国稀土发明专利水平过低,影响了中国稀土在国际市场上的定价权。在稀土专利水平和定价权的关联性上,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肯尼迪:从文化上来讲,我个人觉得知识产权这个概念和现在中国共产党的很多实用主义执政理念相通。中国会尽一切可能和西方合作,拿到西方国家知识产权中最核心的那一部分,然后再建立一整套属于自身的知识产权和专利权储备,以对抗美国和西方(我必须承认,中国的这套策略玩得确实很聪明……)

至于你说的定价权,是个很有趣的问题。我更愿意把中国在稀土问题上的定价权看成一种“招徕客户的特价品”(loss leader,我的意思是,中国把稀土故意做成是一个可以增加市场份额的廉价产品以吸引客户)。前期吃小亏,后期赚大钱,这是一种相当古典的经销方式,但实际效果确实很好,因为很多稀土开采、加工的终端企业逐渐都在中国收拢聚集。

观察者网:据路透社当地时间5月20日报道,中国以外规模最大的稀土生产商——澳大利亚矿业公司莱纳斯(Lynas Corp.)当天表示,已经与总部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化学品公司蓝线(Blue Line Corp.)签署谅解备忘录,将在美国建立稀土分离厂,试图“填补美国供应链的关键空白”。美国很显然在找其他的“供应商”,这个策略的前景如何?

肯尼迪:我看了你给我的新闻链接。莱纳斯集团也是我长期研究的对象,说实话,这件事情不过就是莱纳斯集团向马来西亚政府的一个表态而已。

莱纳斯在马来西亚设厂,几年来已经给当地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对当地生态破坏很大,马来西亚政府一直抓着他们这个把柄不放,所以他们不可能从马来西亚那里完全撤走,然后搬去美国得州。而且他们这些年赚的钱完全不够在其他国家再建一个新的生产线(比如分离钍的成本非常高)。

稀土定价权(中国在国际稀土市场上没有定价权)

2012年,当地居民抗议莱纳斯在马来西亚的稀土工厂(@东方IC)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国参众两院包括五角大楼都已经开始找中国之外的稀土企业填补缺口。对此,一个资质非常平庸的参议员叫穆尔科夫斯基(Murkowski),还专门写了一份很长的报告呈给了参议院。

前文中我也提到了,问题的关键并不在稀土开采,而在于精炼技术和稀土元素的后氧化能力,无论你开采多少稀土,最终的精炼和后氧化还是被中国垄断。

对美国来讲,当务之急是搞一套不可逆的生产线,这条生产线包括开采、合金、分离和后氧化复合处理技术。他们现在手上不是没有可执行的方案,但是他们不敢执行,根源还是他们对邪教般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这些理念的迷恋。

观察者网:你最新一篇博客文章的标题是“全世界都在嘲笑美国”,对美国未来建立一整套稀土产业链的可能性极为悲观。如果中国真的如你所说的实施稀土禁运,巩固自己的垄断地位,那么美国应该有怎样的反应和对策?

肯尼迪:美国的专家学者,智库包括高层决策者,都生活在全球化时代。他们在欢呼拥抱全球化的时候,嘴上的说辞还是那套古典经济学术语,他们的陈旧观念对美国未来的经济发展是有害的。

当他们引导的经济航向出现严重负面后果时,这些人就会习惯性的推卸责任。比如,他们会无聊到把当今美国的贫富差距和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法国进行比较。

基于这些自毁性的政治理念,一些居心叵测的政客们公然可以在朝堂之上散播有害言论,把本属于美国自身的发展问题归结于一些外部因素,比如中国的崛起,俄罗斯的渗透,伊朗的核武计划,委内瑞拉的政变等等。

如果当一个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摆在白宫面前时,参政两院的政客们依然喜欢再挑起事端,把解决问题转化为制造问题。

我之所以对这个问题不那么乐观,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新保守主义者们正在扬言和伊朗(或者其他国家)打一场热战。这些年以来,美国公众已经没能力数清楚美国到底打了多少场嘴上的战争了,一起接一起,循环往复。

由于某种历史原因,美国倾向于在和平年代塑造一个假想敌,伊朗作为被创造出来的美国敌人会转移很多政坛高层的视线,一旦美伊走向不可挽回的局面,那原有的美国盟友都可能会跳出来站到美国的对立面,这客观上会有利于中国和俄罗斯在地缘政治上进一步拓展他们的空间。

中国很可能会马上对稀土实施禁运,卡美国的脖子,逼迫那些海湾国家重新站队(海湾的油霸国家财富基本上都是以美元结算),石油-美元的合作机制垮掉的话,那美元霸权也就不复存在了。

稀土定价权(中国在国际稀土市场上没有定价权)

2017年9月2日,央视报道称中国发现超级金属,这已经应用于航空发动机,以此来弥补这方面的短板。据相关人士介绍,这个超级金属所制造的发动机基本已经定型,未来将赶超国际一流发动机。(@东方IC)

当然了,作为一个美国人,虽然我对中国没有什么特别的敌意和反感,但为了我孩子们的未来,还是希望美国一直能维持世界霸权的地位。但是参众两院和五角大楼的一系列决策正在推动世界霸主的易手——从美国到中国以及新型世界体系的形成。有关这些,都是大学里政治学科最基本的常识。

过去四届总统任期,政府放任新保守主义者绑架美国的国运和外交政策,深度介入中东地区的冲突,在伊朗和以色列的紧张关系中扮演了不光彩角色,和沙特保持一系列数额巨大的军售协议,这些都偏离了应有的重点外交轨道。

观察者网:在稀土问题上除中美之外还有第三方,比如欧盟或者日本。您能否分析一下,在中美贸易战之稀土之争的背景下,欧盟或日本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肯尼迪:欧盟严阵以待,并且投资了10亿美元寻找各种解决方案。德国就试图牵头欧盟,试探性地看看能否齐心合力避免成为中美稀土贸易战的受害者,但是到目前为止收效甚微,主要问题还是无论德国还是整个欧盟都没有深刻意识到中国在稀土贸易中的垄断地位,因为德国和美国一样,都崇拜“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

日本可能对这件事的认识程度超过德国,但实施了巨额投资也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对中国稀土的依赖程度仅仅降低了3%,而且奇怪的是,美国方面并未从日本寻找新的稀土来源的失败案例中吸取教训。

观察者网:我仔细阅读了你的个人简历,发现你在美国各类学术圈内的社团机构的活跃度很高,比如在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钍能源联盟(TEA)等等都发表过很多文章,而且你曾在联合国稀土能源大会上发表过演讲。前几天在北京也召开了2019中国稀土协会学术年会。那么,你了解同类型的中国稀土学术机构吗?和中国的同行是否保持着沟通和联系?

肯尼迪:在过去的两届美国总统任期内,我奔波来往于五角大楼和参众两院之间,和美国各个党派的政客都有往来,所以,为了保持自身“独立性”,我一直避免和中国行业的供应商和各类学术团体有“直接”接触。

稀土定价权(中国在国际稀土市场上没有定价权)

5月24日,中国稀土学会学术年会在北京成功召开(@中国稀土学会)

但是在我的文章中我会经常引用中国稀土学界的各类数据和结论,总而言之,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我是在稀土这个领域中,唯一一个主动愿意列举中美双方稀土详细数据,以及提出解决方案的学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优竹教育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zhujiaoyu.com/article/207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